尼拉帕尼niraparib作为一线化疗后SCLC患者维持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

  • A+
所属分类:尼拉帕尼

ZL-2306-005 是一项随机、双盲、多中心的 3 期研究,评估尼拉帕尼niraparib)(一种聚(二磷酸腺苷-核糖)聚合酶抑制剂)作为国内铂类反应患病者一线维持医治的治疗效果和安全特性,广泛期 SCLC (ES-SCLC)。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最近批准免疫检测点抑制剂 atezolizumab 和 durvalumab 与化学疗法联合用作 ES-SCLC 的一线医治,这种情况正在迅速改变。除了免疫治疗方法外,靶向治疗方法也已被研究用于医治 ES-SCLC。迄今为止探索的主要分子机制包括抑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途径,通过靶向聚(二磷酸腺苷 - 核糖)聚合酶(PARP)酶抑制DNA修复,抑制参与细胞凋亡的Bcl-2,以及抑制参与细胞命运调节的 Hedgehog 和 Notch 通路。

尼拉帕尼niraparib作为一线化疗后SCLC患者维持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

与铂类医治类似,PARP 抑制剂的抗癌活性依赖于 DNA 损伤修复中的同源重组缺陷。当已经缺乏同源重组的细胞暴露于 PARP 抑制剂时,会以合成致命的方法发生细胞凋亡。临床前和临床研究结果表明,对铂类化学疗法的反应能够预测 PARP 抑制剂医治的更大临床好处。PARP1 在 SCLC 中高度表达,远高于许多其他恶性肿瘤类别。

尼拉帕尼niraparib作为一线化疗后SCLC患者维持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

在临床前研究中,发现 PARP 抑制剂在 SCLC 细胞系和患病者来源的异种移植模型中具有很强的抗癌活性。尼拉帕尼是一种高度选择性的 PARP1 和 PARP2 抑制剂,被批准用于维持医治成人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无论是一线医治还是铂类敏感重复发医治。目前的研究 ZL-2306-005 旨在评估尼拉帕尼与安慰剂相比作为维持医治对一线铂类化学疗法有反应的 ES-SCLC 患病者的治疗效果和安全特性。对标准化的铂类一线化学疗法完全缓解 (CR) 或部分缓解 (PR) 的患病者按 2:1 随机分配接受尼拉帕尼或安慰剂(300 毫克 [基线体重 ≥ 77 kg,血小板计数 ≥ 150,000/μL ] 或 200 毫克) 每日一次,直至进展或出现不可接受的毒性。主要终点是无进展生存期 (PFS)(盲法独立中央审核)和总生存期(计划样本量:591 名患病者)。次要终点包括研究者评估的 PFS 和安全特性。

尼拉帕尼niraparib作为一线化疗后SCLC患者维持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

ZL-2306-005 因 ES-SCLC 医治格局变化而提前终止(数据截止日期:2020 年 3 月 20 日)。在 2018 年 7 月至 2020 年 2 月时间段,筛选的 272 名患病者中共有 185 名被随机分组(尼拉帕尼:n = 125 [CR = 1,PR = 124];安慰剂:n = 60 [CR = 1,PR = 59])。中位数(95% 置信区间 [CI])PFS(盲法独立中央审核)为 1.54 个月(1.41-2.69,尼拉帕尼)和 1.36 个月(1.31-1.48,安慰剂);风险比 (HR) = 0.66 (95% CI: 0.46–0.95,p= 0.0242)。中位总生存期为 9.92 个月(9.33-13.54,尼拉帕尼)和 11.43 个月(9.53-不可估计,安慰剂);HR = 1.03 (95% CI: 0.62–1.73,p= 0.9052)。

研究者评估的中位 PFS 为 1.48 个月(1.41-2.56,尼拉帕尼)和 1.41 个月(1.31-2.00,安慰剂);HR = 0.88 (95% CI: 0.61–1.26;p= 0.4653)。34.4%(尼拉帕尼)和 25.0%(安慰剂)的患病者发生了大于或等于 3 级的不良事件。ZL-2306-005 未高达主要终点。然而,尼拉帕尼作为维持医治适度改善了铂类反应性 ES-SCLC 患病者的 PFS,具有可接受的耐受性,没有新的安全讯号。更多尼拉帕尼详情可咨询下方【微信:yaodaoyaofang】。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