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昔替尼、阿西替尼与索拉非尼相比具有PFS优势

  • A+
所属分类:索拉非尼

在 AXIS 试验中,与索拉非尼相比,阿西替尼(英立达)增加了先前接受舒尼替尼或细胞因子医治的晚后期肾细胞癌 (RCC) 患病者的无进展生存期 (PFS)。

阿昔替尼、阿西替尼与索拉非尼相比具有PFS优势

方式:

阿昔替尼、阿西替尼与索拉非尼相比具有PFS优势

在事后分析中,患病者按对先前医治的客观反应(是vs否)、先前医治坚持时间(<vs中位数)和肿瘤负荷(最长直径的基线总和 <vs中位数)进行分组。评估了 PFS 和总生存期 (OS),以及按先前医治类别和坚持时间划分的安全特性。

阿昔替尼、阿西替尼与索拉非尼相比具有PFS优势

结果:

对先前医治的反应不影响二线英立达或索拉非尼的结果。在接受比较长时间先前细胞因子医治的阿西替尼医治患病者和接受舒尼替尼医治后肿瘤负荷较小的索拉非尼医治患病者中,PFS 显着增加。在接受比较长时间先前医治的患病者中,二线医治的总生存期比较长,尽管在舒尼替尼-阿西替尼序列亚组中不显着;OS 在肿瘤负荷较小的患病者中也更长,但在细胞因子到阿西替尼序列亚组中不显着。安全概况因先前医治的类别和坚持时间而略有不同。

结论:

AXIS 数据表明,比较长时间的一线医治通常会产生更好的二线医治结果,并且对一线医治缺乏反应并不排除二线血管内皮生长因子靶向药物物的积极临床结果在晚后期 RCC 患病者中。

AXIS 试验是针对 mRCC 的两种活性 VEGF 靶向药物物的首个 III 期头对头研究,在先前医治的患病者中,阿西替尼(英立达)与索拉非尼相比具有 PFS 优势。由于该研究并未按先前医治的类别(即舒尼替尼、贝伐单抗加干扰素-α、西罗莫司或细胞因子医治)限制入组,因此患病者群体在试验开始时反映了真实世界的医治模式。试验设计,其中患病者在随机化之前按先前的医治进行分层,允许直接对比先前的医治组,注意到由于全球医治趋势而导致的小样本量和不同的人口总数,以及对先前医治特点(反应和坚持时间)的检测医治和医治后肿瘤负担)。本事后分析的目的是帮助指南临床医生了解基于初始医治选择的序贯治疗方法的治疗效果和安全特性。

在使用二线英立达或索拉非尼的患病者中,对先前舒尼替尼或细胞因子医治的反应与更长的 PFS 或 OS 无关。与这些发现相似,对 464 名 mRCC 患病者的国际数据库的回顾性分析也发现,对一线和二线 VEGF 靶向医治的反应之间没有相关联性。总之,这些数据表明,在一线环境中对 VEGF 靶向药物物缺乏反应并不排除二线 VEGF 靶向药物物的积极临床结果,这与 RCC 主要是 VEGF 驱动的疾病一致。然而,应该注意的是,对特定治疗方法的反应似乎会影响该治疗方法的存活率。在一项对在 II 期或 III 期临床实验中接受舒尼替尼、干扰素-α、阿西替尼、索拉非尼、西罗莫司或西罗莫司加干扰素-α 医治的 mRCC 患病者进行的汇总回顾性分析中,肿瘤变小阶段与 OS 和最大肿瘤相关收缩(-100% 到 -60%)是 OS 的独立预测因子。

相比之下,使用舒尼替尼或细胞因子进行比较长时间的先前医治通常与使用二线阿西替尼或索拉非尼的比较长 OS 相关。这可能至少部分地反映了潜在的肿瘤生物学,即肿瘤生长较慢的患病者预计可以在舒尼替尼或细胞因子上停留更长时间,并在后续医治中存活更长时间。先前医治的坚持时间可能接近先前医治的 PFS,因为 AXIS 试验的资格标准包括 RECIST 定义的进行性疾病前一次医治后。与我们的结果一致,另一项对 119 名 mRCC 患病者的回顾性研究表明,先前使用 VEGF 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舒尼替尼、索拉非尼或阿西替尼)的 PFS > 6 个月是使用二线 VEGF 受体酪氨酸的比较长 OS 的预后要素激酶抑制剂或 mTOR 抑制剂。先前医治坚持时间与二线英立达或索拉非尼的 PFS 之间的关系不太明白;仅在先前接受过细胞因子医治的英立达医治患病者中观察到显着更长的PFS坚持时间较短。这可能反映了与索拉非尼相比,英立达在疾病进展较慢的患病者中的效力更高。与本文报道的接受舒尼替尼继以英立达或索拉非尼医治的患病者的结果相似,在 mRCC 患病者的回顾性数据库分析中未观察到一线和二线 VEGF 靶向医治时间段的 PFS 之间的关联。

在既往接受过舒尼替尼与细胞因子医治的患病者中,阿西替尼/英立达和索拉非尼二线医治的毒性特点出现了一些差异,并且可能部分反映了连续使用具有相似或不同作用机制的治疗方法。VEGF 通路靶向药物物的类型效应包括高血压、疲劳、虚弱、腹泻、恶心、厌食、手足综合征和皮疹。在接受过先前细胞因子医治的患病者中更频繁地报告⩾3级高血压可能是由于在接受过舒尼替尼的患病者的先前医治时间段对这种毒性进行了管理。AXIS 试验还排除了在接受既往舒尼替尼医治时出现高血压的患病者,因为进入研究需要血压 140/90 mm Hg。既往接受过细胞因子医治的患病者发生 3 级高血压(和索拉非尼组手足综合征)的发生率较高,也可能是因为这些患病者在 AXIS 试验中的医治时间比接受过舒尼替尼医治的患病者长;预计这会延长经历这些 AE 的可能性。索拉非尼在先前区别接受舒尼替尼和细胞因子医治的患病者中的总体毒性特点与在 INTORSECT和 TARGET试验;然而,在 AXIS 研究中,先前接受过细胞因子医治的患病者发生 3 级高血压、手足综合征和腹泻的发生率高于 TARGET 试验。二线英立达和索拉非尼的安全特性因先前医治的坚持时间而略有不同。在接受过比较长时间舒尼替尼医治的阿西替尼医治患病者中,≥3级腹泻的发生率较高,这表明当这些药品连续给药时,可能会产生与VEGF途径靶向药物物相关的一些毒性。相比之下,接受过较短舒尼替尼医治的患病者在英立达或索拉非尼医治中发生⩾3级手足综合征的发生率较高;这些患病者在之前的舒尼替尼医治时间段可能不太可能出现手足综合征,因为他们接受的医治时间较短。

【微信:yaodaoyaofang】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更多: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