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拉帕尼niraparib在晚期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中的地位

  • A+
所属分类:尼拉帕尼

尼拉帕尼(niraparib)作为晚后期卵巢癌一线维持医治的单一治疗方法的治疗效果在 III 期 PRIMA 试验中得到证实。在两个预先确定的患病者群体,即 HRd 群体和总体群体中,尼拉帕尼与安慰剂相比显着增加了 PFS。此外,探索性分析表明,在BRCA相关 HRd、非BRCAHRd 和 HRp 患病者中,尼拉帕利与安慰剂相比 PFS 显着改善。中期生存分析时总生存数据不成熟;并有兴趣地等待最终的总体生存结果。在 PRIMA 试验时间段,尼拉帕尼具有可控的耐受性,这与在其他适应病症中看到的一致。血液学事件是尼拉帕尼最常见的不良事件,能够通过监控和剂量降低或中断来管理;> 70% 的患病者需要降低剂量,并且 > 70% 的患病者在 PRIMA 时间段由于 AE 需要中断医治。与每日 300 毫克 的固定 尼拉帕尼剂量相比,接受基于血小板计数或体重的个体化 niraparib 剂量每日 200 或 300 毫克 的患病者的 3 级以上血液学 AE 的发生率较低。个体化起始剂量的安全特性得到改善,反映在批准的尼拉帕尼给药方案中。在 PRIMA 试验时间段引入个体化 尼拉帕尼剂量与治疗效果的显着差异无关。然而,由于 PRIMA 试验并非针对个体化尼拉帕尼给药方案提供动力或设计,因此不能排除每日 200 mg尼拉帕尼会减少治疗效果。

尼拉帕尼niraparib在晚期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中的地位

目前的指导推荐尼拉帕尼作为对铂类化学疗法有反应的晚后期上皮性高级别卵巢癌患病者的医治选择。英国国家健康与医学护理卓越研究所 (NICE) 建议恶性肿瘤药品基金下的尼拉帕尼用于对铂类化学疗法有反应的FIGO III 或 IV 期恶性肿瘤患病者。美国国家综合恶性肿瘤网络 (NCCN) 对铂类化学疗法获得部分或完全反应的 II-IV 期卵巢癌患病者的建议因患病者是否接受贝伐单抗作为其主要医治的一部分而异。对于既往未接受过贝伐单抗医治的患病者,无论BRCA1或2突变状态怎样,都建议将尼拉帕尼作为医治选择。在先前接受过贝伐单抗医治的患病者中,尼拉帕尼是BRCA1或2突变患病者的推荐选择,但不用于野生型或未知BRCA1或2突变状态的患病者。对于所有患病者,尼拉帕尼的推荐医治时间为 36 个月或直至疾病进展或出现不可接受的毒性。美国临床肿瘤学会 (ASCO) 推荐将尼拉帕尼作为所有对 III 期或 IV 期高级别浆液性或子宫内膜样卵巢癌的铂类化学疗法产生部分或完全反应的女性的医治选择。推荐的医治时间为 3 年,如果患病者继续获得临床好处,能够增加医治时间。尽管 NCCN 和 ASCO 指导中规定了患病者的最长医治坚持时间和推荐的FIGO分期,但美国的处方信息并未说明最长医治坚持时间,并且批准的适应病症不受FIGO分期的限制。欧洲内科肿瘤学会和欧洲妇科肿瘤学会卵巢癌指导尚未更新,以将尼拉帕尼的批准纳入该适应病症。

尼拉帕尼niraparib在晚期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中的地位

尚未对尼拉帕尼和其他批准用于晚后期上皮性高级别卵巢癌(包括奥拉帕尼)一线维持医治的药品的治疗效果或安全特性进行直接对比。与仅被批准用于具有有害或疑似BRCA突变的患病者的奥拉帕尼不同,尼拉帕尼不受 HRD 状态的限制。奥拉帕尼和尼拉帕尼之间 HRD 状态的这种分别反映在 NCCN 和 ASCO 卵巢癌指导中,奥拉帕尼单药医治仅推荐用于BRCA突变的患病者。尼拉帕尼 的一个潜在优势是每天一次给药,这对患病者来说可能比 奥拉帕尼每天两次给药方案更方便。

尼拉帕尼niraparib在晚期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中的地位

niraparib 作为维持医治的成本效益数据有限,尤其是在总体生存数据不成熟的情况下。一项基于美国的分析使用 PRIMA 试验的数据对比了尼拉帕尼维持医治与观察的成本效益。基线模型假设所有患病者的总生存期比 PFS 长 3 倍,健康状态效用为 0.75。尼拉帕尼毒性的成本被计算为贫血的医治成本,因为它是最常见的 3-4 级不良事件。所有患病者群体的增量成本效益比 (ICER) 低于每质量调整生命年 (QALY) 100,000 美元的支付意愿阈值;HRd 人群(每 QALY 56,329 美元 ICER),总体试验人群(72,829 美元),BRCA-HRd(58,348 美元)、非BRCA-HRd(50,914 美元)或 HRp(88,741 美元)患病者。在总体试验人群的敏感性分析中,尼拉帕尼维持医治仍然具有成本效益,而总体生存期比 PFS 长 ≥ 2.2 倍,或者如果健康状态效用 > 0.54 。在英国,恶性肿瘤药品基金推荐使用尼拉帕尼;英国 NHS 不建议广泛使用 尼拉帕尼,因为 ICER 超出了证明成本效益所需的范围(未报告 ICER)。与所有药品经济学分析一样,这些分析受到限制,包括使用尼拉帕尼维持医治的总生存期不确定估计。成熟的生存数据可能允许在未来进行更稳健的分析 。

总之,在 PRIMA 试验中,与安慰剂相比,在 HRd 患病者和整个人群中观察到 PFS 显着增加。血液学反应是尼拉帕尼的主要安全问题,通过监控和剂量调整或剂量中断进行管理。因此,尼拉帕尼是对铂类化学疗法有反应的成人晚后期卵巢癌的一线维持医治的有用选择,对于维持医治选择有限的 HRp 患病者可能是一个特殊有希望的选择。更多详情可咨询下方【微信:yaodaoyaofang】。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