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伐替尼还是索拉非尼

  • A+
所属分类:索拉非尼

乐伐替尼还是索拉非尼?怎么选择?不可切除性肝细胞癌(HCC)的前途很宽广,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新批准了好几种新的药品,其中包括多激酶抑制剂乐伐替尼(Lenvatinib、Lenvanix、仑伐替尼、Lenvima),乐伐替尼成为肝细胞癌近10年“药荒”后的新一线医治方案。

乐伐替尼还是索拉非尼

相关专家在国际胃肠肿瘤学会上表示:“在过去的几年中,肝细胞癌(HCC)研究成果丰富,我认为还会有很多进展。随着时间的推移,进展将越来越快。”

乐伐替尼还是索拉非尼

Mody博士认为,HCC患病者选择乐伐替尼还是标准医治作为一线治疗方法在一定的概率上是分决于HCC的生病原因。“鉴于目前的临床和临床前数据,我们可能希望从测序的角度考虑患病者潜在肝脏疾病的生病原因,以此作为吃索拉非尼[Nexavar]或其他药品的判断依据。”

乐伐替尼还是索拉非尼

丙肝是美国HCC最常见的潜在生病原因。其他要素包括乙肝,酒精性肝病,脂肪肝,黄曲霉毒素和肝硬化等。普遍认为,罹患肝细胞癌(HCC)需要经由肝纤维化或肝硬化等程度。

自获得批准以来,索拉非尼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是HCC唯一的靶向药物。2022年8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根据III期REFLECT试验结果批准乐伐替尼,作为不可切除性肝癌患病者的一线医治选择。乐伐替尼还是索拉非尼

在这项国际、随机、非劣效性试验中,HCC患病者(n=954)根据他们之间的分别来吃索拉非尼(n=476)或乐伐替尼(n=478)作为一线医治。一半患病者存在乙肝感染。

乐伐替尼的无进展生存期(PFS)与索拉非尼相比改善3.7个月。乐伐替尼的中位总生存期(OS)为13.6个月(95%CI,12.1-14.9),而索拉非尼为12.3个月(95%CI,10.4-13.9)(HR,0.92;95%CI,0.79-1.06),符合非劣效标准。

“总的来说,乐伐替尼的OS非劣效于索拉非尼;其PFS在统计学上有非常可观的改变,“Mody博士说。Mody博士还指出,两种多激酶抑制剂之间的毒性特点略有不同。

与索拉非尼相比,乐伐替尼组3/4级不良事件(AE)更常见(区别为52%和49%)。对于乐伐替尼,最常见的任何级别AE是高血压(42%)、腹泻(39%)、食欲减退(34%)和体重减轻(31%)。索拉非尼组中最常见的任何级别AE是手掌足底红斑感觉(52%)、腹泻(46%)、高血压(30%)和食欲减退(27%)。

根据Mody博士的说法,乐伐替尼和索拉非尼之间怎样抉择应主要基于潜在肝病生病原因。“生病原因确实在HCC发展中起关键作用,我们更倾向于将这一要素视为临床研究中的分层。例如,索拉非尼具有多种抗肿瘤机制,而我们从临床前数据中了解到,丙肝核心蛋白在Raf、ERK和MEK上具有活化活性。

在索拉非尼的一项II期研究中,HCC患病者(n=137)的磷酸化细胞外讯号调节激酶(pERK)水平与研究者评估的中位进展时间(TTP)相关。

33名患病者的组织可用于肿瘤细胞pERK染色和对比分析。其中,较高肿瘤细胞pERK染色强度(2至4+,n=18)的患病者与较低强度患病者之间的TTP存在显着差异(0至1+,n=15;P=0.00034)。较高pERK水平的患病者TTP比较长。

在所有患病者中,中位TTP为4.2个月,中位OS为9.2个月。研究人员总结道:“这些数据表明含有较高水平pERK的肿瘤对索拉非尼更敏感或有反应。”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已批准乐伐替尼(Lenvatinib、Lenvanix、仑伐替尼、Lenvima)作为无法切除的肝细胞癌(HCC)一线治疗方法。这是在乐伐替尼获得批准医治甲状腺癌和肾癌之后的最新适应病症。乐伐替尼还是索拉非尼?你知道怎么选择了吗?老挝版乐伐替尼好多钱?详情请扫码咨询: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