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拉帕利/奥拉帕尼可让患者的OS持续获益

  • A+

  在OlympiAD研究中,与医生选择的化疗方案(TPC)相比,在BRCA1和/或BRCA2突变(BRCAm)和HER2阴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中,奥拉帕利/在无进展生存期方面显示出具有临床意义的获益。在数据成熟度为64%时,奥拉帕利治疗的最终预期中位总生存期(OS)为19.3个月,而TPC为17.1个月。此时,26例患者继续接受奥拉帕利治疗,没有患者继续接受TPC治疗。方案修正后,继续对患者进行生存状态和严重不良事件的随访。

奥希替尼/泰瑞莎治疗EGFR罕见突变的研究成果

  肺癌熟悉的EGFR,从基因层面上讲,涵盖了18到21外显子的基因突变,其中19外显子突变占50%,21外显子突变占40%,20号外显子占7%,18号外显子突变只占3%。对于一些,不常见的突变,或称罕见突变的患者,如18外显子的G719X、21外显子的L861Q、20号外显子的S768I

  结果:在随机接受奥拉帕利 (n=205)或TPC(n=97)的患者中,分别有160例(78.0%)和80例患者(82.5%)退出研究(大部分因为死亡),分别有7例和8例患者未参与扩展随访。在数据截止日期时,223例患者死亡(73.8%数据成熟),奥拉帕利组24例患者(11.7%)和TPC组9例患者(9.3%)停止研究的治疗,无患者继续接受TPC治疗。14例患者(6.8%)目前仍在继续接受奥拉帕利治疗;基线时患者中位年龄为42.5岁,42.9%的患者为既往未接受过化疗治疗mBC,57.1%的患者为TNBC,50.0%的患者存在BRCA1突变,42.9%的患者存在肝转移,57.1%的患者存在≥2个转移部位。

  组的中位随访时间为18.9个月,TPC组为15.5个月。总体人群和预设关键亚组的OS分析见表。在停止治疗的患者中,奥拉帕利组和TPC组分别有2.0%和11.3%的患者接受后续PARP抑制剂治疗。结论:奥拉帕利的总治疗持续时间是TPC的两倍以上,在长期治疗中没有新的安全性事件。随着随访时间的延长,各治疗组的OS无显著差异;但在mBC一线治疗背景下,与化疗相比,奥拉帕利治疗患者的OS持续获益。

  

免责声明:在本文所表达的意见/建议是作者独立的判断,印度直邮药房不承担任何责任。这些资料不应该被视为医生的建议或代替。请咨询您的治疗医生了解更多细节全球经济寻药,助力生命,点亮生命的曙光!。

  • 微信咨询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